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识产权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检索
查看: 806|回复: 0

专访孙军工:阿里成立知识产权研究院助力实现“天下无假”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
帖子
12199
积分
110019
金钱
26806
威望
28823
贡献
13308
发表于 2018-5-2 15:52:26 |显示全部楼层

    4月20日,IPRdaily独家首发了一篇来自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研究报告——《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回顾与展望》。这篇研究报告的刊发有几大亮点,其一是刊发此篇报告的主体“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是一个崭新的名词,也是阿里巴巴集团新添的研究机构之一;其二此次报告是前者研究院的第一份研究成果;其三,此次报告的刊发时间正值4.26世界知识产权日宣传周。由此可见BAT这般的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不但形于色,也在努力落于实,基于以上这些因素,我们可以得知这个低调面世的“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在2018年可能会为知识产权行业人带来许多的惊喜。带着些许疑问,IPRdaily记者专访了负责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相关事务工作的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让他为我们来揭开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神秘面纱。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首次亮相是在4月20日举办的“2018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高层论坛”上。在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宣布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正式亮相,并重磅发布了《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回顾与展望》一文,直指电商知产保护将要面对四重“新与旧”的冲突和博弈。


    一直有关注阿里巴巴集团动态的人想必对此颇有疑问:为何此次成立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如此之低调?的确,这并不符合阿里巴巴一贯高调亮相的风格,比如达摩院的成立,引发全球关注。对于这一低调之举,或许我们应当持乐观态度。首先,知识产权研究院的成立不应当着重在研究院本身而是应当放眼于——知识产权法与案的研究工作。其次,对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就期盼着走路一定是过于着急。知识产权法律的研究是一段漫长的时间,并且需要大量的案例沉淀和数据分析。因此,注重知识产权学术本身的研究,定期产出研究成果才是最优质的高调。


    孙军工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知识产权问题本身是一个商业问题,知识产权规则是全球贸易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阿里巴巴设立知识产权研究院,最终是想推动形成一套基于全球化背景的知识产权保护新规则,保障每一个国际经济贸易参与者的合法权益,进而推动全球经济复兴。这个理念的真正落地,是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所要追求的目标。”


    阿里巴巴集团在电子商务领域的地位全球举目。旗下淘宝、天猫等网购平台上的产品输出与众多企业和品牌权利人联系密切甚至“生死攸关”。对于侵权假冒等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无以根治,但随着近几年来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部门以及打假联盟的辛勤投入,“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也取得了显著成绩。


    4月25日,阿里巴巴知产研究院再放大招,联合北大法宝,在首届湖畔新知会论坛上发布了一则《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罪与罚》数据报告。报告从案件总体情况、案件分布的经济与区域特征、犯罪主体特征三大方面进行了深入分析。根据报告得知,目前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数量在整体下降,报告以2015年至2017年为期,对比了三类数据源:首先2015年知识产权犯罪刑事判决数量从4399件下降至3304件;公安机关侦破知识产权犯罪数量从2.1万件下降至1.7万件;检察机关起诉的案件被告人数量从4736件/8664人下降至3880件/7157人。从案件数量整体下降来看,全国各地在打击知识产权侵权假冒等系列工作上取得了显著成绩。


    报告显示以执法机关为代表的2015年中国制造海外维护“清风行动”,工商总局“红盾剑网”、“2016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和国家版权局“剑网”专项行动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成果推上了一个新台阶。以企业为代表的阿里巴巴集团在打击知识产权侵权假冒事业2015年-2017年期间,累积向公安机关推送涉嫌知识产权犯罪线索达到了3617条,协助抓获涉案人员有3164人。


    电子商务与知识产权的课题研究是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首当其冲要关注的方向。据报告显示,2015年-2017年涉及互联网的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占比50%左右。孙军工在论坛上也坦诚的表示“原以为互联网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占比可能会达到80%或者更高,因为一直以来都有舆论认为假货来源于互联网电商平台”。


    如果互联网上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占比50%,那还有50%在哪里?


    很显然,另一部分占比分布在全国各地,甚至可以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假冒出现。对于这样的现状,我们不妨换个思维看待,电商平台虽然给假货提供了一个出口,但阿里巴巴用技术的能力让售假可以追根溯源被找到甚至一举歼灭。而那些没有被看到的假货来源才是打击清理的难点所在。未来我们或许能看到线上侵权假冒产品的犯罪数量会持续下降,而我们也期待更多的电商平台能够像阿里巴巴对于治假能有自己的态度。


    再回到《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回顾与展望》一文,报告指出电商知产保护需要破解四重“新与旧”的博弈问题,基于此,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提出了三个关键词——开放、透明、共享,并分析认为电子商务必将发展成为“智能商务”。


    或许“开放、透明、共享”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定位。对于研究院的组织架构如何?研究院与阿里巴巴的打假事业有何正相关联系?知识产权研究院的运作模式有何特殊?以下的内容将一一解答。


    IPRdaliy:您能否介绍一下,阿里巴巴为何要成立知识产权研究院?


    孙军工: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成立,主要有三个维度的考量。


    第一个维度是,阿里巴巴在平台治理过程中所遇到的知识产权保护难题,需要考虑设立一个专门研究机构去推动理论创新,为实践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


    第二个维度,从阿里巴巴快速发展的全生态业务模式来看,商业模式和商业方法的创新需要有这样一个知识产权研究机构来提供理论支撑。


    第三个维度,则是站在推动贸易全球化的角度,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设立,希望推动制定跨境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新规则,激发中小企业、年轻人的创新活力,消除国别、地域等在知识产权规则上的壁垒,消除各种基于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规则的隔阂。


    IPRdaliy: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目前运转情况如何?


    孙军工: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已初步建立研究团队,立足于自身的电子商务平台,搭建一个跨学科、跨领域、多元研究主体参与的研究型平台。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目前已经开展和未来将要开展的研究工作,需要借助外部研究资源并与内部相关知识产权业务建立紧密联系,不断产出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新成果。


    比如,前不久发表的《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回顾与展望》一文,从立项着手起草开始,知产研究院就先后征求了三十余位专家学者的看法。这些专家学者既有知识产权法方面的专家,也有经济法、刑法、民法、行政法、法理学、经济学、国际法、新闻媒体等领域的专家。同时,我们还充分听取了阿里巴巴知识产权运营团队、法务、平台治理等相关业务部门同事的意见。


    这篇文章面世后,获到了积极的反响,国际组织、行业主管部门和很多知识产权研究机构都对文章中的观点和内容予以关注和赞许。这也表明,多元、多领域、跨学科的平台,一定可以超越单一学科的视野,不同维度的认知和价值判断才有可能碰撞出激动人心的火花。这篇文章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文章成文的过程同时反映出互联网领域理论研究的发展方向。未来,我们依然会坚持这样的做法,无论是短期课题,还是长期的基础理论研究项目,都会沿用这种方式。


    IPRdaliy:您认为阿里巴巴知产研究院与高校类研究机构在研究方向、方法和侧重点上有何区别?


    孙军工:必须要明确的一点是,企业设置相关研究机构,是企业在健全完善自身营商模式的基础上,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当中,希望能够更多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和担当。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这样一个专业性、专门性、领域性很强的研究机构,在全球互联网企业里并不多见。这也就决定了企业设立这样的研究机构,就是要解决电子商务全球化进程中知识产权保护所遇到的最新问题。以问题为导向,以解决问题为研究方向,是我们最显著的特色。


    IPRdaliy:知识产权研究院成立的一个目的是要探索理论体系,指导实践。预计这个理论体系的形成,节奏会有多快?我们需要多久能看到理论带动实践的改变?


    孙军工: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研究有着强烈的问题导向,这些问题是电子商务全球化过程当中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而绝不仅仅是阿里巴巴自身在发展业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致力于推动形成一个符合跨境电商发展规律、有利于最大化保护中小企业和年轻人参与跨境电子商务的环境。我们期望通过理论研究,推动相关研究成果转化为制度成果,通过制定新规则,促进国内立法和国际法规范的完善,推动知识产权保护权利救济机制的完善,这都是我们的目标。


    目前,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关于基础理论研究的工作已经展开,特别是涉及平台边界、平台责任、平台治理以及深度分析知识产权保护当中所遇到的各种法律适用难题等,初步打算用三年左右的时间来完成基础理论体系的搭建和梳理。短期来看,像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回顾与展望》文章,发布《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罪与罚》数据分析报告等,都是结合当下反响比较突出的热点问题开展的,这些专题研究报告的会作为常态化的研究成果及时与社会各界分享,目的是方便社会各界了解基于互联网的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以及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严重性。我们期待通过这种基础理论研究结合专题研究的模式,不断推动尊重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的共识,形成多元主体积极参与的共治格局,最终可以共享人类智慧成果。


    理论研究是一个需要很多扎实工作铺垫、下苦功夫的漫长过程,需要时刻关注业态发展,时刻关注“旧秩序与新文明”、“旧观念与新创造”、“旧体系与新需求”、“旧惩罚与新破坏”在博弈中出现的新变化。什么时候能从根本上建立有助于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环境,真正实现普惠创新,真正让中小创业者和年轻人的创新创造能力激发出来,我们就离目标不远了。


    IPRdaily:您怎么看待当前电子商务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孙军工:电子商务的不断发展,在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需要呼吁新的理论来指导实践。自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于2015年12月成立以来,两年多的时间里,大量知识产权保护的实践让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即基于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理论和一些形成习惯、经验的实际做法,已经不适应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


    这个问题,借用十九大报告里的说法,便是平台、权利人、商家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与我们当前知识产权保护理论及举措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例如,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是基于属地保护的理论,比如同一个商标在不同的地区和国家之间的保护是不一样的;但在电子商务领域,特别是跨境电商之中,随着“一带一路”的倡议和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的推进,这种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理论就会面临挑战,这就需要研究是否该摈弃旧的规则而形成新的规则。


    其次,作为电商平台,阿里巴巴在保护知识产权的过程中发现,一些机构和个人通过恶意注册商标来干扰其他商家合法经营的非常普遍——比如将类似“情侣”“儿童”这样的通识词汇抢先注册成商标,其他商家出售相关商品时,只要商品表述中涉及上述词汇,就会遭到恶意侵权投诉、干扰正常经营。最后,我们还会遇到权利人滥用知识产权的情况,无限制地使用、反复投诉其他商家,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创新。


    上述这些情况,背后所反映的根源问题在于,电子商务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所依赖的法律规则体系缺乏与时俱进的理论创新和大胆的实践再造。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就是想通过搭建研究平台,把国家的立法机关、司法机关、监管部门、法学家、知识产权保护相关人士聚集起来,基于电商平台目前在现实中所遇到的知识产权保护困境,共同看问题、共同找答案。


    IPRdaily:据了解,阿里巴巴去年的GMV(全年商品交易额)达到3.7万亿。正在从一个电商平台发展成为一个经济体和生态系统。您认为基于阿里巴巴这样的进化,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是否也在改变?


    孙军工:阿里巴巴19年来最成功的商业实践,便是对新的商业模式的探索,从最初的B2B一直到现在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以及对于互联网金融、阿里云、大文娱、物流等方面的投入,形成全生态商业链路,才能造就阿里这样一个基于科技与生态双向驱动的经济体。


    这样的经济体,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创新就有着更加强烈的需求——快速发展的商业模式、突飞猛进的科技研究成果,都需要有一个能与之匹配的知识产权保护思路和实践探索。


    这种现状,也就决定了我们要加大知识产权方面的研究,并不是被动地将问题抛出来,去寻求理论界的支持、去寻求监管部门相应的调整,而更多地是希望能够把我们在商业实践中所遇到的最前端问题给反映出来,让人们意识到知识产权和创新发展有着必然联系,把知识产权作为核心市场竞争力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把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商业发展、商业文明的探索结合起来,和每个人的消费行为结合起来,推动知识产权保护的理念能够更加深入人心。


    通过商业端对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的重视和研究,去推动全社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增强,是阿里巴巴推进我国创新型国家建设的一份责任与担当。


    IPRdaliy:此次成立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能否看作是阿里巴巴对于当前打假行动的升级之举?


    孙军工:打假是阿里巴巴在推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采取的非常重要的举措,也是我们保护知识产权非常重要的内容。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成立,会更加全面地去探索、把握数据时代知识产权保护的特点和规律,从这个角度来形成理论体系,把中国乃至全球化背景下各个国家基于电子商务时代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成功经验和值得汲取的教训进行归纳和提炼,以形成保护知识产权的新理论。


    基于这样的新理论,我们希望能够更多地推动相关理论成果的实践转化,包括建立全球化的知识产权保护新规则,呼吁各个国家国内法的相应调整,建立一套更加快捷、适合网络时代的线上纠纷解决机制,真正让每一个跨境贸易的参与者能够不再遇到任何以知识产权保护为借口的贸易壁垒,不再因任何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缺憾来影响自己贸易权利的行使。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应该被认为是阿里巴巴在商业实践的基础上,在加大全球科技研发、继续使用科技驱动商业发展、加重科技引擎比重的同时,为全球电子商务的健康快速发展再增加一个知识产权保护的引擎——通过双引擎驱动,让商业模式更加完美,让电子商务的全球化真正实现普惠。


    IPRdaily:针对上一个问题展开,请问IP研究院未来会为阿里巴巴的打假事业带来哪些新变化?


    孙军工: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成立之后,将会为打假提供更好的理论支撑和实践推动。未来,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将系统地总结和梳理过去几年在平台治理方面所积累的知识产权保护经验和值得汲取的教训。同时,我们也要放眼到全球,综合地总结和梳理全球化背景下数据时代知识产权保护的特点和规律。


    如果没有理论的武装和指导,任何实践最终都可能效果甚微,甚至是盲目的。我们之所以希望总结和梳理这些内容,一方面希望以此为下一步的实践提供更好的指导和理论支撑;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把这些理论成果转化为法学、法律研究的观点,转化为司法、立法的观点。就如同我们呼吁的“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这样的主题和关键词,我们会永远呼吁下去,直到全社会真正实现少假、无假的目标。


    假货的治理问题,一方面需要实实在在的打假行动,另一方面也需要靠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这样的研究机构,将打假的意义、假货对国民乃至全社会、全球化贸易带来的危害,对中华民族复兴形成的巨大阻碍等问题之间的关系讲清楚,让更多的人能够形成共识、产生打假的巨大合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打假依然会是我们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非常重要的工作内容,会常抓不懈。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的成立,会为打假提供更好的理论指引,让打假站在更高的高度上,推动全球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环境、法治环境、舆论环境的形成,并不断地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IPRdaliy:阿里巴巴知产研究院的定位是集团内部化运作还是开放式合作?


    孙军工:一定是开放式的。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4月25日举办的第一期“湖畔新知汇”论坛,就有来自耶鲁大学的教授、来自奥地利的学者,以及来自浙江大学、上海交大、北京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外交学院等高校的资深教授共同参与,目的就是要用全球化的视角研究中国电子商务在全球化推进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特别是要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研究问题的属性,决定了它的定位,就是要站在全球化的高度,用法治的思维和方式解决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阿里巴巴的使命,“天下”就是全球化,“生意”就是商业逻辑,“生意不难做”就是法治化、规则化。全球化视野、法治化规则体系和商业逻辑浑然天成,是阿里巴巴知识产权研究院将始终坚持的基本定位,开放、包容、透明、共享将是我们开展研究合作的基本原则。我们期待着有更多的研究人员、有更多的权利人、商家、消费者、新闻媒体以及所有关心关注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各界人士,可以加入到这个研究平台,共同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贡献力量。(记者:IPRdaliy梦婷君)








    来源:IPRdaily中文网(IPRdaily.cn)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知识产权网-社区

GMT+8, 2018-12-14 09:17 , Processed in 0.06240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