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识产权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检索
查看: 4997|回复: 0

[2016] PIAC演讲实录 | 宋柳平:标准必要专利披露问题的理解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UID
1
帖子
11956
积分
107247
金钱
26244
威望
27980
贡献
13027
发表于 2016-9-22 13:54:22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

       首先,感谢超凡做这个邀请,下面我跟大家就标准必要专利这个问题做一下探讨。第一,标准必要专利在全世界来看还是最有价值的专利,所以刚才两位主管领导也说了,标准具有两重性,第一重性是鼓励,鼓励人们把最先进的东西放在标准里面去,使得标准代表产业的方向,但是怎么鼓励?实际上是允许权利人从贡献当中获得一定的利益,这是国际标准制定组织要求的所谓以FRAND条件去许可。我们知道高通公司每年大概90亿美金以上的收入来源就是国际标准中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收入。我们知道爱立信、IBM、诺基亚,每年的许可收入来源都是标准必要专利收入来源,注意,这是国际标准的标准必要专利收入来源,所以,我觉得标准鼓励的一面是重要的,但是同时因为标准带有一定的公共权利,所以它有限制的一面,就是你不能太过分的利用使用这个权利,造成一种不平衡,当权利人受到鼓励为前提,然后才有限制的一面,才在讨论所谓的比如说限制,信息披露也是一种限制方式,FRAND许可义务也是一种限制方式,反垄断也是一种限制方式,限制是一方面讨论。但是这些都是以国际标准为讨论背景。目前都是针对国家标准的标准必要专利在本国实施进行讨论,我觉得我们国家现在的讨论集中在国家标准,这个我认为可能不是当前的主要矛盾,因为国家标准在这个问题上,现在还没有什么权利人获得什么利益。我认为中国国家标准,当前的阶段更需要鼓励的一面,而不是限制的一面,我们不要把国际标准场景用在国内标准。第二,即使是国际标准的标准,我们看一下几个案例,我们都知道因为披露事情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不是大家简单想象的这样,所以处理方法也不一样。我们不能简单的直接给一个后果,比如我们国家专利法修改草案送审稿新增的第85条所谓的默示许可。这个案例是关于三星诉苹果的案件,三星在这个案件中晚两年披露信息,日本东京地区法院当时认为是不可实施的,但是在二审的时候,日本知识产权高院退还了一审的诉讼,他认为三星在标准制定过程,虽然晚了两年,但是并不影响实施。这是一个案例。第二个案例是德国杜塞法院的判决,对于Sisvel诉海尔的案件,他们认为即使是专利的埋伏,也不会导致专利权人主张禁令的要求,同时这种埋伏的后果,仅仅需要用FRAND条款许可就行了。杜塞法院认可专利权人即使不守规矩,你也不能给他严厉后果,只给他一个FRAND后果就可以了。所以在国际标准中,只是说你不披露了,你也只能享受你作为正常权利的后果。我们想说其实披露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特别是对于大工业企业。实际上是由很多环节组成的,不太会像法律那么简单的判断是否构成即时的披露,比如即使ETSI是要披露这项专利,但是其他专利组织并不需要,只需要FRAND披露,原则上我只说我有专利就行了,不必要说有哪项专利,所以光披露这件事情就是复杂的过程,如果我国专利法第85条引入这个东西以后,各个标准组织对于披露,其实世界上所有标准组织都没有对没有披露后果或者晚披露后果做一个限制,只是要求要披露就及时披露,为什么?因为它太复杂了,所以国际标准组织把这个任务交给各国在司法审判的时候来判断,根据个案来给出决定这个后果是什么,而不是采取一刀切的方式给出后果。

       我们小结一下,专利的披露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特别是对于大规模工业化的企业,我们认为采取一刀切的规定在世界范围内没有先例。我国专利法送审稿第85条实际上是对国家标准的必要专利,国家标准是什么意思,其实它的主要参与者就是国内的企业,国内的企业采取了一种最严格的方式来进行限制,实际上它的本质是这样的东西,而且它要承担非常严重的后果,就是默示许可。我们认为当前不应该这么做,这么做就是自动缴枪。我们当年跟爱立信、诺基亚谈判的时候,我们在国际标准中根本没有专利,但是我们在国内标准接口中有五个专利,我们就依据这五个专利才有筹码跟爱立信、诺基亚谈判。如果国际专利权人拿国际专利主张权利的时候,国内企业有什么专利跟他们稍微平衡一下,可能国家标准一个重要的筹码,如果我们自己把这个东西限制的如此严格,我不知道意义在哪里。我还是讲,中国的国家标准专利权人当前还不是利益获得者,还需要鼓励,标准最重要的是鼓励的一面,其实在鼓励的时候我们才施以限制。第二,标准必要专利披露是多个层次的,要求具体披露信息,哪怕是国际标准也不是一个通行的标准,只有ETSI要求披露具体信息,其他都是FRAND声明披露。我觉得这是一个影响很深远的东西,特别是对于没有参与国际标准的能力,但是可以参与一些中国国内标准的制定的企业,要从全球竞争范围来看,是不是有利于这些企业发展起来。我觉得我们制定法律的时候,一定要知道它的目的和后果是什么,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谢谢!


      发言人宋柳平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宋柳平

      来源:超凡知识产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知识产权网-社区

GMT+8, 2018-10-18 21:28 , Processed in 0.04680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